剑三相关
填挖坑随意
欢迎催稿

妖传 上


*妖怪paro
*大乱炖
*祝食用愉快

陆北望越发越觉得此番行走不易,一连送走了几位妖精回了寺里,他觉得自己硬是这些中原妖精给锤炼出一番铜心铁骨。

这些妖精个个难缠得很,最折腾的还不是要寻回妖精,“随行”于他的那两位大爷才叫他有苦说不出,一联想到那老秃驴的话,什么协助,什么新旧账一起算,他一普通人还想跟两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蛇精斗?开玩笑,陆北望白眼一翻,他迟早都得被他俩玩死。

陆北望拿着那老秃驴给他的那谒帖仔细看了两遍,听那唐行云说,还有只妖精在此处徘徊,这几日暂且在这里休息,探探情况。于是跟着唐行云等人找了就找了间废弃的屋子整理下,就凑活着在这住下了。陆北望又忍不住扳着指头算到底还差多少...

诉平生 简短大纲

一直想写一个这样江湖的故事。

年少时本来是个风流浪荡子,家中父母健康常在,母亲温柔书香门第女,父亲高大英武侠客人。他排老三,上有长姐二兄,下有四妹。年少轻狂,一身傲气意逍遥,行侠仗义誓要平尽天下不平事,像是一把出鞘剑,快意恩仇,轻剑快马,锋芒毕露,活得那叫潇洒自在。

后因四处行侠遭歹人记恨,家中突生变故,遭宿敌陷害,友人背叛。家中满门血色浸,腥风血雨扑面迎。一腔热血慢慢冷却了去。满目悲怆无人说,夜深徒闻声啼血。

隐姓埋名,四方奔走,剑收入鞘。苦苦寻觅,只为当年满门被灭讨个公道。

江湖之大,不知深浅,一头栽进何时能出。江湖不似表面风平浪静,其间底下暗潮汹涌不可预估。他如其中无向小鱼,有心...

浮生梦 三

◟(∗灵异背景,私设如山亦如海,感谢食用

黑夜来临,幽蓝色的天空氤氲着淡淡深紫,半抹圆月在云层之后若隐若现。月光缓慢渗下来照在那微微晃动的竹子上落下一片阴影。摇晃的竹影倒在石板上好似四下蔓延的藤蔓,显得鬼气妖娆。

这暗夜之下却有一打扮奇异的女子孤身走上这山上一条幽静小道。此女头戴一顶硕重的繁琐花样的头冠,身披件纹饰奇特的窄小短衣,脖上挂着一个略大的银制颈饰,那胸前两团硕大白皙的肉球仅仅是用两条紫色暗纹的布条略略一包,大半个胸脯都露在外边,异常清凉。两布延生交接,往腰身上一裹,将她那纤细柔软的窄腰更是衬得盈盈一握,下身更是随意,两摆展开,一件稍长的撇膝挡在中间,两条白皙笔直的长腿毫不遮掩地暴...

渡灵人 三


叶轻阳被江子安这一句话惊得怔住了,心里无端添上一份恼怒来,什么不明白?他有什么不明白的?

他叶轻阳也不过是与这江子安相处了近个月罢了,有什么明不明白的?俩人所说是一见如故,二人对各自的话题都能谈得进去,再加之,再加之叶轻阳的的确确是寂寞了,能找个说话的人也不容易,但这人,但这江子安有什么资格同他说这些话?

叶轻阳是最最厌恶这句话的,好像从前有什么人跟他说过似的,一遍又一遍,在耳朵旁边不断回放,惹得他心上焦躁,不知哪儿来的怒火就在头上烧个不停。叶轻阳就像是一只给踩着尾巴的猫儿一样,全身原本软软柔顺的毛都给炸起,一层接着一层,喉头里发出模糊嘶哑的尖叫。叶轻阳冲着江子安的方向扬起了头,倒是要看看...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查无此人。:

安宁哥哥家的尾巴:



傲寒404:



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【明唐】 浮生梦 二

灵异背景,私设多

他浑身渗着阴冷的气息,他朝着陆旻消失的地方微微勾起嘴角,他略略张口,道,“陆旻,我找到你了。”

那端坐在屋顶的黑影下一秒匿去身形,不见影踪,只余风轻吹过,扬起檐上边落下的尘土。

陆旻心里咕咚一下,脚下的步子是逐渐加大,足尖几点使着巧劲,高大的身形在人群涌动中闪现几下便隐没不见。陆旻自认自己伪装的功夫不错摆脱了那人,但出于谨慎仍旧是按着老规矩兜兜转转经过了好几条街,最后绕过巷口在一家小医馆门口驻足。

这医馆的位置不好,偏僻得很,出门上街都要兜两个弯子外加一条街,这医馆周遭的屋子也少要不就是没人愿意住,这巷口东凑西拼,看似整齐但互相交错,第一次来的人极容易迷路。也不知师兄...

【藏花】 叶上花 二


  
饶是一个大男人在走夜路上,还是会有些害怕的。林君安心里估摸了一下现在大概是三更天了,他怀里抱着包袱,双臂紧紧地揽着自己,小心翼翼地环望四周。方才用火折子点上的那火把被不知从哪儿一阵阴风吹灭了,那风挟如鬼泣一般的哀鸣,兜里的的火折子剩的不多了,林君安不敢在使了。这火把一灭简直就是抓瞎。

林君安牙齿打颤,哆嗦了一下。这周围漆黑一片,只余下那片片月光透着旁近的大树叶子缝隙间落下的点块光影。随着微风吹过,那叶子也轻随着晃动,带起簌簌声响,周遭寂静无声,本来还有些的蝉鸣也渐渐减小消失了。

这夜风轻拂过林君安的脸颊,微凉的触意蹭过裸露的皮肤之时,有种诡异的胆颤之感,林君安只觉得全身汗毛炸起。

他...

【藏花】 叶上花 一

  
林君安有些一脸绝望地想也许他是活不过见到明日的太阳了,不,也许今晚的月亮都见不到了。

周遭吵吵嚷嚷一片,林君安的心是越来越惶恐。

现下,林君安是被条约莫一根指头粗麻绳结结实实地捆住了手脚,嘴里被块不知从哪个旮旯里头找出破布胡乱塞得严严实实,使得他口中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。

原本嘴里是没有塞着破布的,可奈何他被这突如其来的麻袋套住给吓呆了,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已经装袋子里头,他骇得惊叫连连,连忙道着,“好汉可是认错人了?我不过是一个寻常过路之人,这般不认人就给绑了不是太好……”

林君安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,他不过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小医师,怎么会碰上这些事,心想着劝说几句,若是能感化了...

【剑道】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四

待柏峥醒时,天已大亮。

屋里还是暖和的,床前边有一处空地,夹在一个八仙桌旁边,中间那处摆了一个火盆,里边的煤炭烧得火红一片,偶尔还有些红亮星子蹦跳出来,衬着那黑炭显得几分火跃。

叶逸畏寒,向来是不会在这些地方亏待自己的。这吃的,住的,无一不是上好的。

柏峥精神有些恍惚,此时他眼睛还未睁开,眉头紧紧蹙着觉得十分难受,这腹部跟火燎一般,感觉里边的脏器时刻在翻动着,搅得自己难受得紧。脑袋有些昏胀,脑内混沌一片,太阳穴处突突得难受,他眯着眼前伸出一手来揉着眉心,拧着眉头回忆着昨日发生了什么。他还无了解自己现下的情况,只是另一手手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佩剑。

屋子里的窗子全都合上了,显得里边有些...

【占tag抱歉】百fo点文

刚刚上来一瞄,突然发现就百粉了,有些小激动有些小惶恐,最后感谢各位老爷抬爱。

可点文cp可参照我写过的,但只要是剑三cp一般通吃。

可开车也可小甜饼。
带梗来点,最好是详细一些,没梗我自己想也成。
没人的话,我把之前填的坑再说。

手上有几个正在码还没发的,想不到点什么的可说想先看哪个。

明唐

【难言之隐】
哑巴沉默炮与花心爱笑猫

【陆切糕与唐断腿】
短篇傻白甜萌文

羊花
【青梅煮酒】
妖花与道长
相爱相杀【误
年下

点文时间到大年除夕,尽量都写(立flag中)

如果没人就算了,我待会儿再来看看。ヾ(´A‘)ノ゚

© 唐字木 | Powered by LOFTER